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盘锦新闻网 > 汽车消费 > > 正文

读盘锦 盘锦的芦花

2019年11月13日 20:30 来源:未知 手机版

攀枝花房屋出租,人事调整,流浪地球吴京

读盘锦|第316期

盘锦的芦花

我对芦花有一份没有来由的深爱,不知所起,不知所终,就这么绵软的浸润着我的生命。

盘锦人对于芦花熟悉到亦如呼吸的空气,但是真正的与芦花有心灵交集的人想必不多。昨日阳光明媚,在小区外面的荒地里,一位老者在折芦花,那般的小心翼翼,就好像采着一朵朵娇嫩的鲜花。和他闲聊,他说,他不大喜欢那些观赏的花草,反而喜欢这历尽沧桑的芦花。他吟了一首诗“六零河畔采芦花,简淡寻常趁晚霞。又上西楼煮平仄,白头不是少年家”。他问我是否也对芦花感兴趣?我说:我从小长在河边,从春天吃芦根到五月打苇叶,再到冬天割苇子织席子,芦苇是我童年时候一年的玩伴。而芦花从簪紫的青涩到与秋风斗争的霜白,一路看过来,就好像看见自己生命的挣扎。

我常常想,芦花不曾姹紫嫣红,不曾妖娆妩媚,不曾暗香疏影,但是它就是不肯平凡,以一份与众不同的风采让人魂牵梦萦。在霜风苦雨的这里,唯有它以不卑不亢的坚韧构筑了一道晚秋的风景,让飘零不再单薄,让萧索不再暗淡。它不曾惊艳时光,却曾温柔了岁月。

我拍了几张芦花的照片给江南的朋友,他们说好像一把扫帚啊。我不怪他们的不欣赏,毕竟再美好的事物也会有人不喜欢。还记得陈东白先生的萤居里就有一大束芦花,好像已经有十几年的样子,没有经过现代的烘干技术,也不需要刻意的保养,就用一个旧的酒瓶插着,点缀在那一摞摞的书籍中,却那么和谐。旁边是几根莲蓬,也已经风干,将晚秋的景致浓缩成一幅大写意。我曾经拍过照片,却不知道存到哪里去了,但是烙印在脑海中十分清晰。那是一丛不曾寂寞不曾喧嚣不曾绝色不曾枯萎的存在。它的生命绝不像一席华丽的旗袍,但绝对是一部张火丁的戏剧,久久激荡的豪情敛于粉墨的舞台后面。倘或站在芦花深处的木亭之上,纵目眺望,侧耳倾听,将自己融于这浩渺的芦海之中,你会有更深刻的体会。那苍烟凝露,那瘦岸孤舟,那落木寒鸦,都是这茫茫芦花的衬托。只有芦花,才是真正的晚秋之美,只有芦花,才是对生命最深刻的诠释。

一阵秋风,吹动芦花似雪。我好像听见了苏武的埙声,摇一弯晓月而来。窗外,是一片芦花;窗上,是一钩晓月;窗内,是我趋于深沉的淡定。我要与芦花一起,淡然成永恒。

来源 读盘锦

盘锦广播电视台

责编 张国军

新媒体编辑 张骁

    本站所有文章均来自搜索引擎和其他站点公开内容,如有侵权或表述不当,请联系并标明身份和情况后立即删除。
    本文地址: http://www.0427rb.com/qichexiaofei/8467.html

    本文标签:芦花 盘锦 晚秋 生命 晓月

    下一篇:理科707!文科679!辽宁高分学霸亮相!来自这两所高中……

    上一篇:盘锦市咨询工程师考试成绩实行几年为一个周期的滚动管理办法

    热门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