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盘锦新闻网 > 体育运动 > > 正文

盘锦苇海最后的“刀客”

2019年06月02日 11:34 来源:未知 手机版

诺基亚c6 01

作者:曹 洋 张 明

在辽河三角洲的中心地带,有世界上面积最大的芦苇荡。每年11月中旬,当芦苇枯黄、芦花落尽之时,都会有成千上万的农民,打一个简单的铺盖卷,告别妻儿老小,奔向这片苇海。他们在这里收割、打捆、盘塘,辛勤劳作,在赚取微薄收入的同时,也让人们看到了芦苇荡这一诗意景观背后的人生百态。

一望无际的芦苇荡

“蒹葭苍苍,白露为霜。”芦苇那隽永的诗意从遥远的《诗经》一直蔓延到今天。古人眼里,苍茫广阔的苇海是其魂梦所系的伊人所在之地;后人眼中,柔弱而坚韧的芦苇又成为抗战烽火中中国人民不屈不挠的精神象征。提起芦苇荡,人们最易联想到白洋淀和沙家浜,前者成名于文学家孙犁的小说《荷花淀》,后者则得益于红遍大江南北的京剧《沙家浜》。但是,很少有人知道,在东北的辽河三角洲,有一片120万亩的芦苇荡,远比白洋淀和沙家浜的芦苇荡面积大得多(白洋淀的芦苇荡面积12万亩,沙家浜的面积2000多亩)。

盘锦市位于辽宁西南部,是辽河三角洲芦苇分布最集中的地区。事实上,盘锦这个地名的由来,也与一望无际的芦苇荡有关。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后,盘锦苇场由营口市造纸厂分管,此时的苇场还没有官方通用名称,担任营口市造纸厂厂长兼苇场场长的王良才建议,因为苇场主要兼跨盘山县和锦县,可将两个县名的头一字组合在一起,为苇场命名。这个建议得到国家相关部门的批准,“盘锦”之名由此诞生。

没人知晓盘锦这片浩瀚的苇海形成的确切时间。清代嘉庆、道光年间,这里还是一片辽阔的海滩。由于人烟稀少、资源富庶,相继有山东、河北的人“闯关东”来此落户。光绪年间,因盘山湾环境发生变化,为芦苇生长创造了条件,才慢慢连成一片芦苇荡。无边无际的苇海和纵横交错的水道,构成了一个辽阔幽深的世界,不仅为鸟类提供了栖息和繁殖的场所,也为人们的生活提供了丰饶的物资资源。芦叶可以拿来包粽子,芦苇穗可以扎成扫帚,用途最多的是芦苇秆,农民用灵巧的双手把它们编织成苇帘、苇席、箩筐、簸箕和渔具。盖房时,芦苇可以编苇墙、织屋顶。人和芦苇曾是如此地相亲相联,只是当化纤制品占领了现代人的生活以后,人们才淡忘了苇子缠绕在指尖的触感。

从事盘锦地域文化研究的丁伟成称,当地人很早就认识到芦苇的经济价值。上世纪30年代,就有地主乡绅以“跑马荒地”的方式向政府报领荒地执照,获取苇塘的土地所有权。他们冬季雇工收割芦苇,除了用马车运出一部分以外,大部分在河沿堆垛,待来年解冻后,再用帆船运往营口、盘山、盖县等地出售。

“人进苇塘,驴进磨坊”

作为一种重要的经济作物,芦苇每年都需要收割,因为如果不能及时收割,非但糟蹋当年的收成,对来年芦苇的发芽也会产生不利影响。在自动化机械普及以前,收割芦苇需要大量的人力,于是催生了一个以割苇为生计方式的特殊职业——割苇人。他们像候鸟一样迁徙往返。每年冬天,他们从四面八方赶到苇塘,割上两个多月的苇子,赚上一笔钱就离开,等待下一个冬季的来临。这些人被称为“刀客”“苇客”,他们中有辽宁本地的“坐地户”,也有从山东、河北、吉林、黑龙江、内蒙古远道而来的外来客,且多为乡亲、父子、夫妻、兄弟,年复一年结群引伴而来。

“刀客”的生活并不如这个名字一般浪漫诗意,当地流传着一句古老的民谚:“人进苇塘,驴进磨坊。”说的就是割苇人的辛酸和劳苦。苇子必须等到冬季才能割,只有这时候的芦苇荡才能留住几天冻土,人们才能踏入这片湿地。东北的寒冬气温在零下十几到二十几度,空旷的苇塘中,朔风如刀,似乎更冷些。

69岁的郑家贵是东郭苇场党校的退休职工,1968年毕业被分配到苇场工作。连续下了10年苇塘的他回忆起割苇的辛苦,至今记忆犹新:每天4点钟起床,吃过早饭后,就背起镰刀和“绕子”(捆苇子的绳子),一头扎进寒风刺骨的苇塘开始劳作。“我们不敢穿太多,穿多走不动,干起活儿来就得出汗,一干上就不能停下来,因为一歇气儿汗就会结冰冻成冰人。白天干活儿累得够呛,晚上回塘铺又冷,只好靠喝酒暖身入睡,好多下塘人都落下风寒的病根。”郑家贵说。

本站所有文章均来自搜索引擎和其他站点公开内容,如有侵权或表述不当,请联系并标明身份和情况后立即删除。
本文地址: http://www.0427rb.com/tiyuyundong/911.html

本文标签:芦苇 苇塘 芦苇荡 收割 盘锦

下一篇:辽媒:韩德君一日双喜 办婚礼+担任新队长

上一篇:官方:杨鸣结束球员生涯 正式成为辽篮助理教练

热门排行